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返回
亞軍 伍家輝 無雪之國──讀《雪國》有感

高中組 亞軍

 

無雪之國──讀《雪國》有感

 

菜農子弟學校 伍家輝

 

最近的天變冷了,連帶著空氣也變得沉重。這和前些天澳門特區回歸祖國19周年的喜慶並不相配,十分突兀。

 

儘管這天很冷,但身處南方之南的我,想要看見下雪自然是不太可能的,可如此寒冷的天卻讓我想起了《雪國》。這並非只是因為寒冷而想起這本書,更是因為前些時候的北京畢業旅行,我曾三次上京,每次都懷著想要看看雪景的心,卻都是失望而回,這樣寒冷的天更是激起了我那才剛放下的空虛的感覺。雖然故都的秋也並非那麼的清、靜和悲涼,可這一股說不出的空虛和悲傷卻總在懷中難以揮去,而《雪國》字裡行間所透露的氣息,總是隱藏著一層看得到而摸不著的虛幻的美感。也許在“搭”過“火車”以後,我便能到達雪國,在那白色天地中,任由雪花撫摸,抹去這股空虛和悲哀?

 

《雪國》的主人公島村擁有可愛的孩子,美麗動人的妻子,豐厚的財富和令人羨慕的社會地位,他幾乎完全符合人生勝利組的一切條件,卻只鍾情西方舞蹈,這本沒有甚麼問題,可是他只從文字和照片之中研究西方舞蹈,從未看過真正的西方舞蹈和舞姬的舞姿,說實話,他所研究的並非真正的西方舞蹈,而是從文字和照片之中幻化出的舞蹈。此外,他還認為一切都是虛無、徒勞的,甚至連生命都是變幻無常,沒有意義的,這正正就像他對西方舞蹈的“研究”一樣,終究是徒勞無功的……

 

圍繞主人公島村的虛無感,令我更感悲傷,亦令我越加疲累,虛幻的美也理所當然的被我拋之腦後了。合上書本,走到街上,不知怎的,我份外想找個好的角度站著仔細看看這天空。慢慢地走在狹窄的街上,看著這灰沉的一線之天,我卻想到了許多……

 

主人公島村讓我想到了包括我在內的大部分澳門青年,現今的青年大都流行“傷感文學”,在朋友圈和IG等總是能看見朋友們的“頹文”,儘管不是真正的悲傷,但這些“頹文”很多都有認為一切都是虛無、徒勞的意味,在這方面,澳門青年和島村是挺像的。此外,部分澳門青年對未來沒有重大的規劃,做事都像島村對西方舞蹈的“研究”一樣,只是追求他幻想的美,但實際上這樣做事可能遠遠不到正常標準甚至早已離題,社會肯定不願看見這樣的澳門青年。

 

說到這裡便有一個有趣的問題:以前的澳門青年也像我們現在的大部分人一樣嗎?當然不是,在回歸以前,澳門處於葡萄牙的殖民管治下,澳門人的自由並不多,要是有個葡萄牙人強搶了你的房子,你也不可能發出任何反對的聲音。許多澳門青年甚至連自己的未來也無法決定,又能談甚麼規劃呢?儘管如此,但回歸前的澳門青年自強不息,就算在葡萄牙的管治下,也咬緊牙關熬過去,學習知識和技能令自己變得更好更全面,而現今的澳門能有如此成就,大都是這群早已成為我們前輩的澳門青年努力的成果。

 

然而,回歸後,在祖國的庇蔭下,懷著地區的優越性,澳門有著很多與內地不同的地方。在地區上,澳門開放賭權,澳門經濟自此穩步上揚;在教育上,澳門大學擴大了橫琴校區,為澳門未來的人才鋪路;在生活上,澳門實行現金分享等福利,澳門青年能夠擁有“不勞而獲”的豐富資源;在對外升學上,內地許多高校都對澳擴大招生率,澳門學生更容易進入內地名牌大學。祖國對澳門實在是太好了,好得讓現今青少年無需付出艱辛的汗水,便能享受到其他地區的人們辛苦經營都不一定能夠擁有的幸福!澳門青年除了不斷在討論區或朋友圈中發出“為賦新詞強說愁”的語句,一股腦地追求那些名牌衣著用品,事事尋求成功捷徑,以此來觸摸自己的幻想的美的慾望外,還有多少人願意腳踏實地,默默為自己理想而艱辛前進呢?

 

澳門的先輩們無一不為安穩的社會而奮鬥,為美好的生活而前進,而我們呢?我們真的能和這些前輩們一樣為理想而一路走到底嗎?我相信這是肯定的。總有一天會下一場雪,大雪過後,便能知道踏在土地上和雪地上的分別,便能讓澳門青年正視到自己擁有的優渥條件並為之奮鬥,這樣做不但是為了不辜負自己的優勢,更是不辜負社會對自己的期望。

 

這時,一絲冰冷從我的臉上傳來,是甚麼呢?難道是雨嗎?想不到這麼冷的天還下雨呢,可是周圍的人聲卻讓我為之一振,大冷天還下雨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啊!放眼望去,原來我已經走到塔石廣場,這裡舉行著一年一度的聖誕市集,許多澳門青年和遊客都會來逛的。而我臉上的一絲冰冷,正是市集旁的人造雪。雖然是人造雪,但它卻能和真正的雪一樣,用它那冷冰冰的溫度,抹掉我內心的那股虛無和悲傷。而這雪很快就變成了水,再過一會兒,我連這小水滴也找不到了。這來無影去無蹤的雪,走得可真快,帶走了我的虛無感,不等我道謝就走了。在這其中,一些雪花尚未被人們注視就消失了,像剛才落在我臉上的雪一樣。但我看著這些雪花,我好像懂了,懂了《雪國》中那總有一層東西隔著的虛幻之美是甚麼樣的。

 

站在這雪景之下,這些白色的身影輕輕地撫摸著我的內心。是啊,就算是和我一樣,懷抱著不同原因而造成的空虛和悲傷的青年們,或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青年們,終有一天也能丟掉這股感覺,在雪景中跳一支純白的舞蹈呢。“終有一天,澳門會下這場雪的,而且十分的大呢!”我如此堅信著。

 

 

閱讀書籍:《雪國》

作  者:川端康成

出 版  社:南海出版公司

 

 

 

 

 

 

 

©澳門基金會 版權所有
地址:澳門新馬路61-75號永光廣場七至九樓、澳門南灣大馬路619號時代商業中心十三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