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本會的報導

您當前位置:澳門基金會有關本會的報導詳細內容

吳志良談澳門學推廣:一場影響深遠的全民愛國教育

日期:18/12/2019 15:04:50

原載於2019年12月17日,澎湃新聞

澳門廿載|吳志良談澳門學推廣:一場影響深遠的全民愛國教育

今年是澳门回归20周年。回归后,澳门经济快速增长、民生持续改善、社会稳定和谐,向全世界展示了具有澳门特色的“一国两制”成功实践。

澎湃新闻深入澳门细部,触摸20年间澳门各个领域的变化,解开“一国两制”成功实践的澳门密码。从澳门的实践经验来看,“一国两制”“完全行得通、办得到、得人心”。

澎湃新闻今天讲述全国政协委员、澳门基金会行政委员会主席吴志良与澳门学研究、推广的故事。

澳门基金会行政委员会主席吴志良

回想20年前澳门回归时的场景,澳门基金会行政委员会主席吴志良仍记忆犹新。作为澳门具有公权力的法人机构,成立于1984年的澳门基金会伴随澳门30多年的发展,更见证了这片土地回归祖国前后的巨大变化。

吴志良的办公地点位于澳门永光广场内,距离人流攒动的澳门市政署和邮政总局很近。如今,在这些地标性建筑附近的街道上,澳门回归20周年的标语随处可见。

临近12月20日,吴志良比以往更加繁忙了。“我们都在紧锣密鼓准备,等候12月20日的庆祝大典。”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吴志良透露,最近澳门不仅会进行很多自身的庆典活动,还有许多民间的庆祝活动,澳门基金会都有参与支持。

临近12月20日,澳门街头常常可见庆祝回归20周年的标语

回望澳门基金会的发展,它与澳门一同成长。回归前,澳门基金会的规模小,一年预算只有数百万;回归后,随着澳门经济的发展,基金会2017年的年度预算增至二十多亿,使得基金会更有能力配合社会和政府解决各种问题,为澳门培育更多人才,推动本土文化艺术及学术研究发展。

在上世纪80年代的澳门学术界,有人提出了“澳门学”的概念,借以探讨澳门历史发展规律和社会特征。从1988年起在澳门基金会工作的吴志良认为,澳门学将是一面旗帜,它可以增进澳门人对中华历史文化的了解,增进对国家进步的了解,增加对澳门的认识,增强澳门人的家国情怀。

“研究澳门学,就是为了说清楚我们澳门人从哪里来、在哪里、到哪里去的问题,探索澳门发展的道路。”正因如此,澳门学的研究和推广成为了吴志良领导下澳门基金会的一项重要工作。

忆回归:澳门变化肉眼可见

回望1999年12月20日,吴志良身处澳门回归最重要的一场活动——中葡两国政府澳门政权交接仪式现场。这天零时,当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时,他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这天,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澳门部队准时通过澳门关闸进驻澳门。从关闸到澳门部队营区,当地市民自发夹道欢迎。吴志良记得,有民众还高举“我们回家了”的牌子。

从1987年4月13日中葡两国政府正式签署《中葡联合声明》至1999年12月20日澳门政权移交期间的12年,在许多澳门人心中都是难熬的。在这段过渡时期,澳门经济和治安不济,民众因此对回归翘首以盼。

在回归以前,澳门政府的大多数中高层公务员还是葡萄牙人,回归后急需一批行政管理人才。与此同时,澳门当时急缺工程、教育等与澳门社会发展紧密相关的多个行业人才。

为迎接过渡提供充分的人才储备,成为吴志良加入澳门基金会后参与的重要工作。

“我从1988年开始在澳门基金会工作,在公务员本地化、法律的本地化和中文的官方化方面,基金会都参与了一些工作。”吴志良告诉澎湃新闻,澳门基金会在回归前大量培养人才,为过渡期及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成立后澳门的发展作出贡献。

澳门基金会最早由于资金有限,只能做些小规模的慈善资助工作,主要侧重科技文化方面。1987年,澳门基金会受政府委托,收购东亚大学,将重点转向教育。1988年,澳门基金会进行全面重组,将重点转向高等教育,特别是有关东亚大学(现为澳门大学)管理,从课程设置、人才培养规划上重新安排,以应对过渡期和回归后的形势变化。

当时,基金会对学校课程的设置上增加了法律、公共行政、工程、教育类专业,并提供学费减免,大量开放对澳门本地学生的招生。随着过渡期慢慢推进,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公务员本地化加速进行,华人在澳门的公共行政系统里地位得以提升。

在吴志良看来,澳门回归后的变化“用眼睛看得到”。“澳门城市面貌已经完全改观了,特别是路环、氹仔之间,新的城市区域已经建立起来,老百姓安居乐业。”他说,回归之后的2000年,澳门失业率还在6.8%,现在已经维持在1.8%左右。澳门工资的中位数从5000澳门元上升到17000澳门元,回归前后个人生活的变化愈发加强了澳门人的家国情怀。”

吴志良在“澳门记忆”启动仪式上致辞

谈澳门学:本土知识体系形成

1991年,澳门东亚大学改组为澳门大学和澳门理工学院后,澳门基金会逐渐转型,开始推动澳门学术研究和探讨澳门科技发展。

在这个过程中,吴志良发现,“澳门学”是构建澳门本土知识体系的一个很好的抓手和旗帜。

上世纪80年代,澳门学术界提出“澳门学”的概念,其目的是引起人们对澳门和澳门研究的重视,系统研究澳门问题,加深对澳门历史和现实特殊性的认识,科学地把握澳门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规律,全面挖掘、探索澳门的价值和意义,以便澳门顺利地回归祖国,并为澳门特区成立创造条件。

在某种意义上,澳门学是1980年代澳门学术界的一种理想与想像。

吴志良认为,在当时的环境上,澳门人无论对国家还是对澳门的认知都十分有限。澳门回归祖国、回归后实行“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列入国家政治议程后,因为当时澳门经济社会发展程度比内地高一些,社会各界的中心关注点落在内地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如何与澳门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并存兼容、共生共荣的问题。

因此,研究者大多从澳门视角出发,十分强调澳门历史和现实的独特性,强调澳门如何在中国与世界交往交流中的特殊作用,希望澳门回归后,可以维持其特殊性及独特地位,继续为国家改革开放发挥作用。

这种对学术的渴求,表现在学者们不懈努力收集、整理、研究澳门历史档案文献和经济社会资料,并试图从中找到充分的理据,说明澳门历史、文化和社会发展的独特性,阐述澳门在中国近现代历史的特殊地位和作用。换言之,希望全面挖掘澳门的价值和优势,争取在国家发展战略中占有一个更加有利的位置。

“这种学术讨论成为了社会议题,引起了公众的关注,诱导了集体的反思,不经意中,增加了澳门居民的归属感,塑造了澳门人的身份认同。”吴志良告诉澎湃新闻,作为移民城市,这种群体现象以往并不常见,甚至可以说,改变了一直以来“寄居”、“旅居”的移民心态,历史性地使澳门居民意识到要当家作主了。然而,要证明自己与众不同,就必须有参照物,必须对内地实行的制度和社会现实有更多的了解和认识,也必须对中华历史文化有更加全面、深入的认知。

也是不经意中,澳门学术界的讨论引发了普罗大众对中华历史文化的学习和传播、对国家事务的关心和对民族前途的关怀,从而在客观上进一步增强了澳门居民对澳门与祖国休戚与共、命运一体的认知及其家国情怀。

“现在回头看,我们发现,这是澳门继上世纪几次反帝反殖民运动后,规模最大、范围最广、时间最长的一次全民爱国主义教育,影响十分深远。”吴志良说。

寄未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澳门学的研究和推动在澳门回归后,发展加速。

澳门基金会自2010年起先后与澳门大学等机构合作,定期举办“澳门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分别以澳门学的学理化与国际化、文献调查和澳门学实证研讨、澳门学知识建构与学术成长、文献基础与学科建设、澳门学与澳门发展等作为会议主题,累积历届的研究成果,大大推进了“澳门学”的发展。

“以前是每两年举行一次研讨会,现在是每年都举行。”吴志良告诉澎湃新闻,近年来,澳门学逐渐开始进行学科建设的探索,包括学科建设概念的讨论、学术边界的确定、理论框架的建立、理论方法的探讨等,以前偏重研究澳门的历史文化,现在是历史文化和现实问题兼顾,构建本土知识体系,为了说清楚“我们从哪里来、在哪里、到哪里去”的问题,探索澳门发展的道路。

在吴志良看来,澳门学不是“象牙塔”上的学问,所有的澳门研究,包括传播工作都纳入了澳门学的范围。“澳门学的视野是很广阔的,不仅仅纯粹作为学者研究、历史档案的研究,也有普及读本,现在我们还在做小孩子绘本,面对中学生的澳门知识丛书,我们不停请学者到中小学办讲座。”

吴志良认为,澳门学的建立不仅构建本土知识体系,更取回了历史话语权,对树立澳门人正确的家国观念和民族观念、对巩固澳门人思想基础、在推动澳门人对“一国两制”正确认识和澳门居民的主流意识中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我们不会有对‘一国两制’理解上的偏差,我们的国家观念非常强烈,对澳门未来发展方向有很强的共识,就形成了澳门主流价值观,避免了不必要的争论,更加避免了社会的撕裂。澳门学的这个作用是之前完全没有意识到的,这是澳门学术界对‘一国两制’最大的贡献。”

经过30多年的努力,特别是近10多年澳门公、私学术研究机构的协力合作,澳门学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并且在海内外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认同,逐渐成为一门显学,澳门学的学科建设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假以时日,澳门学亦有可能发展成为一门地方性学问,成为澳门学术的一面旗帜。

吴志良参加全国两会

而作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吴志良的政治视野已不局限于澳门本土,他对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有更为深刻的理解。他表示,港澳政协委员有双重积极作用,既要对国家大事进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又要支持特区政府和行政长官依法施政、发展壮大爱国爱港爱澳力量。

“未来澳门会更加积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逐步解决澳门历史遗留下来的结构性矛盾和问题。”吴志良指出,澳门地方太小,产业多元化、土地资源、人力资源等问题,在融入国家大局后都可以得到解决。

比如就青年人才方面,吴志良在多次与澳门青年团体交流时强调,希望澳门的青年人早日离开舒适区,因为在澳门接近零失业率的社会环境,人们不会因为经济原因读不起书,但也是因为太过舒适,在更为宽广的国家乃至世界舞台上,澳门青年的竞争意识和竞争力还需增强,才能更好迎接新时代。